美股再度经历“黑色星期一”,道琼斯指数盘中跌幅最终跌至4.6%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时间:2018-02-07 23:46:25

特朗普一直鼓吹美国经济复苏强劲,不过美股相继遭遇“黑色星期五”与“黑色星期一”,真实的经济情况,恐不及预期那么好。事实上,近年来美国生产力进步并不明显,经济一直依靠债务拉动,经济的复苏较为脆弱。此外,减税加剧贫富分化,不利于经济长期增长。单边贸易保护政策的推行,也引发市场对贸易战的担忧。

继上周五的暴跌之后,美股再度经历“黑色星期一”,并且比上周五更加惨烈,全球风险资产像是被一阵飓风袭击,一片惨淡,无一幸免。

美国当地时间2月5日,标准普尔500指数大跌4.10%,纳斯达克100指数大跌3.94%,道琼斯指数盘中跌幅一度高达6%,最终下跌4.60%。

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正处于“强劲”的复苏之中,然而靓丽的经济数据甫一公布,美股三大指数便调头向下,开启了资金的大屠杀。

这是因为美国经济复苏的根基并不牢固,目前全球经济仍处于后危机时代,靠着八年来的货币宽松(俗称放水)维系经济增长。危机以来,美国企业生产率的一直低迷,每小时产量增速除了在2010年短暂回升,其余时期均低于2%。

靓丽的经济数据,反而引发市场对加息频率过快的担忧。而一旦货币正常化速度骤然加快,建立在宽松货币环境下的复苏,也就失去了根基。

此外,特朗普减税政策短期对企业和富人是利好,却加剧了贫富分化,不利于消费水平的提升以及长期经济增长。而全球范围内贸易战的苗头,也给复苏带来了几丝阴霾。

脆弱的复苏

特朗普和他的财政部长努钦曾许诺会创造一个经济奇迹,他们认为,只要美国实行其推行的政策,那么年经济增长率将保持在3%以上,甚至超过4%。

1月30日,特朗普发表上任以来首次国情咨文演讲,期间又一再宣传经济增长强劲。表面看来确实如此,自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创造了24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其中制造业就新增了20万个就业岗位。并且经过多年的停滞后,工资终于开始上涨,失业率已经创下了45年来的新低。

事实上,良好的经济数据,很大程度上与宽松的货币环境有关。一旦核心经济数据超过预期,美联储就有加快货币正常化的动因。

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曾说过,促进经济增长主要取决于三种力量,分别是生产力增长、短期债务周期和长期债务周期,生产力增长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债务扩张的好处在于促进消费,进而扩大就业人数,增加收入。若家庭增加的收入再次大部分用于消费,便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从而帮助经济渐渐恢复元气。

经济危机后,“世界的央行”美联储大幅扩张资产负债表,三轮量化宽松,把世界经济从崩溃的边缘拉回。但是,若债务增速超过收入增速,举债部门将被债务压垮,收入增速超过生产力增速,也将失去竞争力。如上文所言,危机以来美国生产力提升缓慢。因此,随着经济的走强,华尔街愈发担忧货币政策的收紧。

根据上周五公布的非农数据,1月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增加了20万,私人部门就业增加了19.6万,时薪环比上涨0.3%,均明显高过市场预期。

鉴于非农就业报告的影响,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今年加息4次而非3次。然而根据近期数据显示,美国第四季度GDP增速为2.6%,低于经济专家预测的增长3.0%,也低于三季度的3.2%。经济并没有稳定增长的态势,若真如市场预测那样4次加息,无疑是对脆弱的经济复苏釜底抽薪。

减税对经济增长的负面作用

一般来说,富人的边际消费倾向是远远低于穷人的,因此贫富分化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增长。根据美国2017年四季度数据显示,消费者支出占经济总量近70%,当季增长3.8%,对经济增长贡献达2.58%(第四季度GDP增速为2.6%)。

可以说,消费贡献了2017年四季度GDP增速的绝大部分。然而,特朗普减税却有拉大贫富分化的趋势。此次税改最大影响将是企业所得税大幅降低,从35%大幅降至20%。

天风证券宋雪涛曾在研报中表示,从最终付税者角度来看,公司税占比中产阶级收入1%左右,占比中高产阶级收入2.5%左右,占比超富裕人群收入7%左右,公司税下降无疑利好富裕人群。

来源:天风证券雪涛宏观笔记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的贫富差距相对较大,而特朗普税改将继续扩大这种扭曲。此外,减税意味着把大幅增长财政赤字扔给继任者。

花旗研究北美经济研究主管达娜·彼得森认为,税改会让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速分别提高0.5个百分点,之后边际效应逐步递减,加上税改对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带来的压力,长期可能给美国经济增长带来负面作用。

贸易战一触即发

特朗普一直推行的是“美国优先”政策,即纠正经济贸易失衡,重振实体经济,包括再造美国制造业,扩大居民就业,重塑“美国制造”的未来出口潜力。

然而根据2017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出口增长6.9%,进口增长13.9%。一心“美国优先”,净出口却成了拖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使经济增长减少了1.13个百分点。

对此,特朗普终于忍不住祭起了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1月22日,美国宣布对进口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在不存在倾销或者补贴的前提下,就将全球光伏产品和洗衣机挡在美国市场之外,这样的做法无疑给全球贸易带来不确定性。

有趣的是,2月4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似乎是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反击。

在全球贸易体系中,德国、日本等制造业大国负责精细产品的制造,出口到中国,进行后续的加工与组装,最后出口到美国。其中,美国主要扮演的是消费者的角色。巨额贸易逆差,本质上是其国内消费过度的反映。

如今,美国已不甘心贸易逆差,这在客观上,也反映出复苏的脆弱。事实上,所谓“美国优先”,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改善自身经济结构,重振实体经济,摆脱对货币宽松环境的依赖。

不过,若贸易战真的开打,恐对经济发展不利。1929年经济大危机后,各国以邻为壑,争相贸易保护后的惨烈景象就是前车之鉴。

责任编辑:FD31
上一篇:中国A股三大股指6日全线“飘绿”收官,沪指跌破3400点大关
下一篇:最后一页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