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箭在弦上,何时能发?对美国的意义是什么?

来源:公司深读时间:2017-12-14 17:36:49

文/佟亚云

编/李悫

美国税改箭在弦上,何时能发?对美国的意义是什么?对中国又将有什么影响?

12月13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新华社高端智库联合举办第十四期“国经论坛”系列研讨会,从学术的角度出发,探讨美国新税改的影响机制与路径,以及可能对中国经济及全球经济产生的影响。

今年11月16日和12月2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各自提出的税改方案。由于参众两院税改方案不完全一致,尚未提交特朗普,特朗普希望圣诞节前达成共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认为“大红包”可以赶在圣诞节前发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茉楠则预期,新税改法案将在明年1月才能通过。

此次税改有三个亮点:首先是简化税制,其次是强化税收管理,纠正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的偏差,最后是由“全球征税体制”变为“属地税基税制”,即企业只缴纳当地的税收,对海外子公司未来的股息所得税予以豁免。

张茉楠认为,税改预计将对美国产生以下正面效应:通过对不同类型的全面减税,将会降低企业整体负担,增强企业的资本开支亿元;个税税负降低将提高居民家庭收入预期,从而提高消费支出意愿。此外,“属地征税”还将促使企业投资回流。

美国税收政策中心发布的众议院《减税和工作法案》预计,税改将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长达20年的积极影响,在2018、2027和2037年分别提高GDP增速0.6个百分点、0.3个百分点和0.2个百分点。而此前高盛预测得出的数字则更温和,预计税改对GDP的最大拉动作用将出现在2019年,提升GDP增长0.3个百分点。

新税改也暗藏风险。在场专家普遍支持新税改方案将进一步增加美国财政和债务负担,并加剧贫富分化。中国国际经济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将此次税改方案与里根、小布什做对比,认为特朗普此时提出减税会加大通胀预期。“特朗普是在金融危机10年后采取的减税措施,目的主要是在降税。既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雄心壮志,也有为大企业家减负的私心。美国经济下一步的隐患是通胀预期”。

除了对美国本土产生影响,新税改的外溢效应可能引发新一轮全球减税浪潮和税收竞争。英国计划将目前20%的税率进一步下调至G20中最低水平(15%),免除外国在英的企业红利以吸引投资;法国新总统马克龙承诺任期减税200亿欧元;澳大利亚2017年宣布减少中小企业税负,与英美保持步调一致。

在这轮浪潮中,中国同样将受到影响。张茉楠出,美国税改会对中美之间的成本比较优势产生“翘翘板的效应”:除了导致部分在华的美国企业将利润汇回美国,税改还将进一步缩小中美制造业成本之间的差距,推动部分制造业回流美国,短期内对我国吸引外资造成一定负面影响。此外,税改造成的美国债务上升、美元升值可能加大与中国的贸易摩擦。

在此背景下,加强税收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加快构建现代财政体制不仅是为了应对美国税改可能带来的一系列改变,也是中国现阶段发展的需要。对于税收制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确立的改革目标,就是在“稳定税负”前提下,“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通过税收制度的结构优化,实现税收的公平正义。这一目标的确立,同样基于问题导向:现行税收制度结构失衡——间接税收入所占比重和企业税收入所占比重甚高,既有违税收负担分配上的公平正义,亦有碍于实现税收对于收入分配以及社会财富的有效调节。

基于此,张茉楠提出税制改革未来的三个重点:首先由间接税为主转向由直接税为主,未来继续完善现行增值税值,同时逐渐降低间接税比重,逐步搭建直接税框架;第二是降低企业的所得税率,优化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之间的缺口,优化税收结构;第三是完善价格及分配形成机制,减少间接税对价格的扭曲,使其能更精确地反应市场供求状况。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财税研究室主任许生则认为,所得税并不是企业的痛点,增值税才是未来税制改革的关键。许生提出,应将原来执行17%的工商业的增值税税率进一步降为11%,因为工商业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长期承受了巨大的税收负担,需要“一个历史性的弥补”。同时还应“有针对性的降”,降低小微企业的增值税征收率。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张学诞质疑许生“增值税应由17%降到11%”的观点,认为降到13%-15%尚有可能,降到11%可能性不大。此外,张学诞主张减并税率。“当时为了营改增税制顺利推行,我们又增加了若干档的税率,比如说11%、6%,征收办法里面的5%,这么一来,增值税的税率档次过多了。增值税是一个良税,如果说税率档次太多,这个良税就没法体现了。所以税率减并是势在必行,但具体应该减并到多少?恐怕还得要做进一步的策略”。

除了“税”,“费”也是税制改革中应当考虑的重要一环。“费”关乎交易成本,降低费用利于营造更理想的企业营商环境。张燕生以五险一金为例,“我们现在的五险一金很高,排到40左右,我们中心有一个老同志带领团队做了一份报告,他的结论是我们在治理体系和治理条件如果能够进行更好的改革,在五险一金上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幅度下降。用什么方式来降低五险一金呢?我们的税费改革中间,尤其是费,要提高效率”。

许生补充,“费”的合理配置难度较大。“费不是我们看到的钱,它的背后是费后面养的人,收费单位都花了,费和税不一样,税是没有固定的支出项目,而费是有特定的支出项目,背后是人事管理问题、人事改革问题,这个问题难度非常之大”。

责任编辑:FD31
上一篇:国家能源局发布《通知》,以进一步保障今冬供暖
下一篇:日系三强在冲刺今年销量的同时,已开始为明年备战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